2013年9月28日星期六

Tarpon123的新家

Tarpon123, a Kamalan Angler



各位長期支持Tarpon123的朋友大家好,在無名小站關閉之後 ,這裡是我們暫時聚會討論的空間,很抱歉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無法在短期間內建構出自己的網頁,因此只好先寄住在Google Blogger這個地方,歡迎大家繼續來這裡交流,Thank my friends!


http://tarpon123.blogspot.tw/




Eric
Tarpon123, a Kamalan Angler

各位長期支持Tarpon123的朋友大家好,在無名小站關閉之後 ,這裡是我們暫時聚會討論的空間,很抱歉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無法在短期間內建構出自己的網頁,因此只好先寄住在Google Blogger這個地方,歡迎大家繼續來這裡交流,Thank my friends!

Eric

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無名小站停站了

無名小站停站了



Tarpon123這個部落格在無名小站已經邁入第七個年頭了,原本我打算在第十年的時候,把所有的文章及照片全部分享出來,雖然對於無名小站停站這件事並沒有感到太大的意外,畢竟在被以商業導向聞名的Yahoo收購之後,我就感覺到這天的到來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只是沒想到這一天的到來比我預期中來得早許多,因此,我想也該是要做改變的時候了。



在10月29日Yahoo正式封閉所有存取修改作業的期限之前,我會把這七年來已經累積的近900篇文章,以及將近400個相簿其中的絕大部分完全分享出來,在12月26日吹響熄燈號之前,至少還可以讓大家能夠分享這七年來我Eric在我所熱愛的釣魚活動上所累積的經驗與回憶。



當然Tarpon123這個部落格絕對不會就這樣被Yahoo的商業利益給扼殺,我Eric會以最大的努力在未來幾個月建立一個全新而且獨立的網站,再也無須擔心隨著醜陋的商業利益而漂泊不定。



在無名小站正式熄燈前,我會在這裡公布新的網站名稱及網址,希望這些年來所有支持著Tarpon123及Eric我的朋友們,能夠還有一個可以相聚及討論交流的網路空間,雖然大多數的朋友至今都是素未謀面,但是對於釣魚這種活動的熱情讓我們有緣相聚在一起,因此,Eric我希望在新的網站架設完成之後,歡迎大家再來Eric的網站來坐坐。



See you soon, my dear friends.







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2013-0720-Snakehead Fishing

2013-0720-Snakehead Fishing



星期六的清晨實在是沒地方好去,原本打定主意這個夏天盡量不要在宜蘭河邊釣魚了,有時間的話就往遠一點的地方跑,只是這個想法實在是很難達成,因為兩天的假期一大早就要陪女兒上八點的游泳課,因此我即使一大早出門釣魚,最終也必須在七點半之前回到家,因此,到遠一點的釣場釣魚似乎又變成了不切實際的願望了。



所以,想來想去就是在宜蘭河邊釣擬餌的時間成本最低,既不用長途跋涉,也不用張羅一大堆餌料,因此,只好在這種限制條件下乖乖地來到河邊釣泰國鱧魚吧。



幾個禮拜前颱風帶來的衝擊已經慢慢趨緩,不過河邊的釣點依舊充斥著大批的樹枝及垃圾,釣魚的時候掛底的機率相當的高。更要命的是來到河邊之後才發現整盒軟蟲鉤都忘了帶,還好釣魚背心裡還有一小包用過的舊鉤子,於是就這樣將就地釣起魚來了。



河邊的鱧魚還是相當的謹慎,吃餌的程度相當的輕微,再加上舊魚鉤的銳利程度實在不佳,以至於接連錯失了幾次中魚的機會,還好後來接連釣上來兩尾鱧魚,其中一尾還是70公分級的大物,力道跟拼勁相當的令人印象深刻,特別是我今天使用的調性較軟的軟絲竿,也只用了8磅前導線,還能在障礙物極多的筊白筍田把魚拉上岸來,也不能不說相當的幸運。



(河邊許多區域都被高漲的河水淹沒,鱧魚因此可以四處遷移)









(今天釣到的兩尾鱧魚,其中一尾還是70公分級的大物)

























(洪水氾濫過後的筊白筍田是很好的標點)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2013-0706-Tarpon Fishing

2013-0706-Tarpon Fishing



我最近實在是越來越懶惰了,連出門釣魚的勁都打不起來,星期六的早晨開著車沿著市郊的道路漫無目的地逛著,後來來到美福大排河邊,索性拿出後車廂裡頭的路亞竿隨性地拋投著。



下竿的時候潮水已經退了一半,溯游而上的海鰱魚又隨著消退的潮水往河口回游,我心想大概只能碰碰運氣吧。早晨的河邊已經有幾位丟雷蛙的釣友,我刻意避開地在下游處拋竿,試了隨身攜帶的幾款路亞及Spoon之後,只有Rapala的CD5有來追咬的跡象。



只不過河裡的海鰱不但體型不大,而且吃餌還非常的龜毛,都是試探性地碰撞著路亞,不然就是在路亞來到岸邊即將出水前試探性地著咬一下,後來終於讓我意外地釣到一尾大意的海鰱,雖然體型不怎麼大,不過至少沒槓龜就是了。



除此之外,也釣到幾尾貪吃的泰國鯽魚,這種兇悍的外來魚種似乎是無所不吃、無所不咬,真是令人擔心。





(河岸邊被網魚人隨意丟棄的海鰱屍體)





(美福大排是海鰱魚的好釣場)





(終於讓我意外地釣到一尾大意的海鰱,雖然體型不怎麼大,不過至少沒槓龜就是了。)









(無所不在貪吃的泰國鯽魚)





(夏天的河邊天空很美)





















2013年7月17日星期三

2013-0629-海の小物釣

2013-0629-海の小物釣



今天早上去了一趟外澳海邊,雖然知道在這種晴空萬里的清晨,實在是沒有多少釣得到魚的把握,但是看看清晨平靜的海面,吹吹微涼的海風,才是真正讓我感到愉快愜意之處。



今天還是拿著18尺手竿,簡單的浮標釣組,選了一處秋天釣黑鯛的釣座開始釣起魚來了。今天早上的小臭肚魚群還是無所不在,期間穿插著幾尾不到10公分的小雞魚及甘仔,除此之外,預期中的厚殻仔及黑點仔都沒有來吃餌,只在腳邊的浪花區搶食打下水的南極蝦殘骸。



大概釣了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在太陽開始變得炙熱之前收拾起裝備打道回府,開著車慢慢地沿著早晨陽光耀眼的海岸公路往宜蘭的方向回去。



(看看清晨平靜的海面,吹吹微涼的海風,才是真正讓我感到愉快愜意之處。)

























(今天還是拿著18尺手竿,簡單的浮標釣組)





(海の小物釣常用的幾款魚鉤)





(已經乾掉的螃蟹殘骸)





(厚殻仔及黑點仔只在腳邊的潮池搶食打下水的南極蝦殘骸。)





(夏季的海邊都是這種不到10公分的小雞魚及甘仔)









(海邊人家在路邊曝曬的石花菜)















2013年7月3日星期三

2013-0621-海の小物釣

2013-0621-海の小物釣



經過昨天在海邊一整個下午愉快的釣遊之後,今天下午我又更任性地跟公司又請了一個下午的假,算是在六月底假期歸零之前把最後的四個小時順利休完。我一樣是來到昨天下竿的這處小漁港釣點下竿,不過今天在路上買了一小塊S南極蝦,免得又要邊釣魚還要邊找海蟑螂。



今天海邊的風浪比昨天大很多,是風平浪靜的夏日海邊難得一見的大浪況,這是因為受到颱風過境琉球外海的影響,在這樣漂亮的浪況下竿讓我對釣果充滿了想像與期待。沒想到才下竿沒多久,就來了一位在地仔釣魚人,這位老兄毫不客氣地就站在旁邊釣起魚來了,然後更讓我無奈的是他老兄竟然帶了一大筒的誘餌,死命地往海裡灑。



這下完蛋了,我心想,在小臭肚魚充斥整個海岸的情況下,只要幾勺誘餌打下海去,保證吸引一大群臭肚魚來搶餌,釣魚的難度會變得很高,昨天下午我就是吃過這樣的虧,因此今天完全都不帶任何的A灑。在小魚充斥的海岸釣魚,誘餌的使用手法是一門大學問,我習慣的作法是以純粹的南極蝦當作誘餌,不添加任何的A灑粉料。在釣魚的同時間歇性地隨手將一小撮南極蝦拋入潮況穩定的浪腳下,這樣子吸引潛伏在泡沫底下的雀鯛魚群上來咬餌。



因此,這位老兄的A灑只會讓更多的臭肚魚群聚集過來,這對使用南極蝦作釣的我而言,實在是非常困擾的情況。再加上Eric我是非常不喜歡這種硬來搶釣座的不速之客,因此,當下我就決定另外轉戰釣點,把這個釣座讓出來給這位在地老兄。



(今天的浪況相當的漂亮)













(一隻在海邊撿拾食物的老鷹)





東北角海釣的釣魚文化實在是讓人無法恭維,常常是看到一些晚到的釣客硬是擠進原本只能容納幾位釣魚人的空間,這種情況在季節性大咬的時候最常見,像是白帶魚、剝皮魚以及硬尾仔進來的時候幾乎屢見不鮮,常常因此發生炒米粉或是竿子敲斷的窘境,甚至於發生在港邊就大打出手的情況,唉,台灣的釣魚人文化還是落後日本數十年以上。



有一次我到大溪新港外面的礁石上釣魚,這個巨大的礁石是兵家必爭之地,雖然釣座離海面有將近兩層樓高,但是大浪來襲的時候還是會有湧浪蓋過礁石的風險,偏偏那天就是有一位在地仔穿著拖鞋就下到前方的礁石上,硬是橫在大家的釣座前面,這下子一整排的釣竿都要小心閃過這位在地仔。當然當場就有人幹譙開來,這位在地仔還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結果沒多久一個大浪打來,湧浪蓋過在地仔站立的礁石,所有的釣具打下海不說,上湧的海水淹過在地仔的腰部,要不是他抓緊旁邊的礁石,大概也就下海去了,最後還是大家幫忙在第二道浪頭打來之前把這個狼狽不堪的傢伙拉上來,呵呵,再搶看看吧,當時大家幹譙著。



又有一次傍晚我到大里路橋前方的礁石釣魚,下竿沒多久來了一對老夫婦,這對老夫婦既沒穿釘鞋也沒穿救生衣,然後就大拉拉地在我左前方的礁石上下竿,我看對方是老人家因此也沒多說些什麼,老人家拿的是尋常的手竿,因此我就把釣組拋遠一點,讓出前方的水域給這對老夫婦釣魚。結果,釣沒幾分鐘竟然發生了讓我啼笑皆非的事情,這對老夫婦只帶最簡單的釣具,也沒帶任何的誘餌,然而,老先生竟然開口訓斥我:「喂!少年仔,你A灑嘛打進來一點,你打阿ㄋㄟ我係要怎麼釣啊?」我當下竟然傻住了,我在心裡OS:「喂!,歐伊嗓,你沒帶誘餌就算了,我釣座也讓給你了,你還要我打A灑幫你誘魚,這是什麼情況啊,靠!」



其實這種自已不帶誘餌,然後佔別人的便宜湊近來釣魚的人,在東北角是屢見不鮮,這就是我們的釣魚人水準。



(這位老兄毫不客氣地來搶釣座)





我長時間接觸日本的釣魚資訊與文化,我深刻地體認到為什麼日本的釣魚環境那麼優美,魚群的種類跟數量那麼豐富,釣魚的裝備跟技巧又遠遠超過我們,這其中的道理其實是源自於一個字:「品」,也就是釣魚的品味與格調。正是因為日本釣魚人有這樣的水準與認知,才會去注意到釣魚環境與資源的維護,才會去提昇自己的釣魚文化跟技巧。



我說個最簡單的例子好了,以釣香魚的友釣法為例,這種釣法要不是從日本流傳過來,以台灣的釣魚文化及環境,是永遠都不可能發展出這樣的釣法的。遇到成年香魚不吃餌怎麼辦,我可以很明確地說聰明的台灣人不是用挫、用網,就是用毒、用電的,絕對不會去想出像友釣法這樣「愚笨」的技巧與觀念。



但是,就是這種在台灣人眼中「愚蠢不堪」的友釣法,在日本創造出高達百億以上的產業規模及經濟效益,你去看看日本大廠一把專業友釣竿要多少錢,引舟、潛水衣等其他裝備要多少錢,再加上付給當地漁業管理單位的釣魚卷費用,去釣場交通、食宿的開銷要花多少錢,然後再算看看即使一天下來釣滿百尾香魚,這些魚獲總共能值上多少錢,那麼你真的就會覺得日本人真是「愚蠢」得可以。



但是,事實是什麼?聰明的台灣釣魚人面對無魚可釣的困境又是怎麼回事?這就不證自明了。



我後來就換到對面的港邊繼續下竿,在沒有人干擾的情況下我還是有不差的釣況,到了收竿的時候我只留幾尾體型稍大的厚殻仔回家煎煮,其餘的魚獲都是隨手放流。



回家前我走到那位老兄旁邊,查看了他冰箱裡的魚獲,大概也是十來尾體型跟我帶回家相當的厚殻仔,然而旁邊的淺潮池內一大堆瀕死的小厚殻仔被丟棄一地,老兄還大言不慚地說:「反正丟下海也是死!」



當下我實在很想把他踢下海去,真的是!



(今天收竿的時候留了幾尾體型稍大的厚殻仔回家煎煮)





(沒有將小魚放生,以後就沒有大魚可釣)